“我只是不希望有(武器)试验。只要没有试验,我们就很高兴。”